你的位置是:首页 >> 体育产业
中国体育产业调研之四:城市休闲体育的“光荣与梦想”
时间:2010-05-14  录入员:admin   阅读数:  文章来源:本网讯  字号:  T | T

  “城市休闲体育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黄金期――光荣与梦想,或许就近在咫尺。”国家体育总局体育文化研究基地主任、云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教授饶远如此评述后奥运时代的城市休闲体育。

  他的信心来源,是近年来中国城市休闲体育的蓬勃兴起与国务院办公厅新近下发的《关于推动体育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城市休闲体育必将创造惊人的产值,成为城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

  城市休闲体育势头惊人

  什么是城市休闲体育?业内专家的普遍定义是:以健康为目的,崇尚人与自然和谐交流、愉悦身心的康体娱乐活动都可纳入城市休闲体育范畴。有别于竞技体育的“惨烈”与“极限”,休闲体育更强调自我兴趣的调适与投入,是“品质生活”的具体要求之一。

  “休闲体育是后工业时代的产物,它与工业时代背景下追求资本竞争的内涵截然相反,它要的是多元格局下的博弈共赢,而不是工业时代‘更快、更高、更强’。”饶远认为,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及后奥运时代的来临,人们对健康活动的关注大大超越以往,群众体育、全民健身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休闲体育开始从竞技体育的版图四周“揭竿而起”并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声。

  全国的城市休闲体育势头惊人。在北京,大大小小的健身房、俱乐部不下2000家,休闲体育项目涵盖网球、羽毛球、高尔夫、登山、瑜伽、乒乓球、跆拳道、探险、潜能拓展、极限运动、小轮车、徒步穿越、长跑、越野四驱、跑酷等等形形色色的休闲体育门类;上海、广州等城市同样如此,其中丰富多彩的中老年人社区康体健身活动更是目不暇给;在昆明、丽江、湛江、北海、三亚、桂林、杭州、成都等以旅游休闲闻名的中小型城市,休闲体育与旅游文化早已密不可分,如昆明1989年就成立了全国首家探险俱乐部,如今仍然是中国户外运动开展最为密集的城市之一;云南又是中国少数民族大省,其民族民间体育赛事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活动更为昆明的城市休闲体育注入新的内涵;此外,昆明这座极富休闲气息的城市依托无可比拟的气候优势及海埂、红塔、呈贡等体育训练基地,已逐步形成高尔夫、保龄球、溜冰、业余足球、羽毛球、网球等为主要特色的高原休闲体育集群。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社会学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认为,目前欧美人均体育消费每年300-500美元,但中国人均体育消费不足100元人民币,如果人均体育消费达到欧美的一半,就可能形成每年2万亿元人民币的巨大市场。

  无法回避的产业之惑

  “有时候你能看见市场,却未必能看见成效。”昆明西博体育发展公司副总吴横眉认为,休闲体育虽然势头迅猛,但还处于起步阶段,距离辉煌的远景还有很大差距。

  当前的城市休闲体育首先还太缺乏“民间整合”。吴横眉说,2007年他受朋友之托曾经做过一次昆明盘龙江环保漂流活动,参与的体育爱好者不仅能体验漂流刺激,还在整个活动过程中捡拾垃圾,为盘龙江这条昆明母亲河“洗澡”。但活动结束之后两个企业一律赔钱,既无吆喝也没效益,与此前设想相差甚远;在昆明,众多休闲体育业处于“小散弱差”状况,如户外探险仅仅倚靠几家旅行社或门店开展,山地自行车的圈子也很难实现“合纵连横”,高尔夫又太过于高端,民族民间体育产品也还远远缺乏开发利用。

  “关键还是缺少平台——政府应当出面多组织一些公益性活动,这才能促使民间协会的自然诞生,在将来的休闲体育中发挥领头羊的作用。”吴横眉说,眼下政府职能部门还是对产业统得过死,很多体育健身设施没有对公众开放,更不能通过有效组织竞赛推动它的发展。

  一个典型案例是昆明举办了16年的“都市周末”业余足球擂台赛,如此大规模的赛事被广大球迷视为自己的节日,但省市足协鲜有有力支持。

  饶远同样指出,眼下休闲体育虽势头喜人,但隐忧不断,中国自计划专业时代沿袭的竞技体育管理格局、观念尚无根本扭转,全民健身、休闲体育还缺乏最广泛的媒体舆论支持与政策支持。

  “比如云南的户外登山探险,开展最早,但现实怎么样?太不尽如人意了,圈子太小,参与的人还是太少,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乏群众基础啊,人们对这项活动还知之甚少。”

  “究其原因还是体制。目前体育产业的操作还是由政府主导,并未完全交给市场来运作,同时管理、组织、协调又相当滞后,这就使休闲体育市场还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饶远说。

  休闲体育巧打“文化牌”

  中体产业部门经理王奇认为,尽管《意见》已经下发,但中国目前还缺乏相关扶持政策,各地更缺少实施细则。要实现休闲体育的“光荣与梦想”尚需完成以金牌为重向生活为重的体育模式转型。

  为休闲体育松绑是首要前提。“比如政府组织公益性的长跑,百姓就会买服装买器材。只要把公益性的做好了自然就会消费,何必都管得太死?”王奇说。

  眼下,城市休闲体育产业应积极向中国文化产业取经。业内专家均表示,文化产业在得到国家九部委支持之后全面提速,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税收优惠,如对一些文化产业免收所得税乃至政府贴息,如今休闲体育产业还没有得到应有重视,显然会限制民间资本的进入并打击很多国外社团、企业的积极性。

  王奇认为,体育既要向文化学习,更要看到二者先天的亲缘关系。“过去中国老讲体育和文化分开,但文化体育绝对是一家。如果文体一起,可能给文化的优惠政策也能给体育了。在文化产业中,电影、出版等都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扶持政策,如果惠及体育,其拉动是不言而喻的。反之,体育也将大大促进当地文化、经济繁荣。”

  如环青海湖自行车赛事,金灿灿的油菜花、青海高原文化为这项休闲体育活动带来好几亿元的收入;而温州楠溪江的中国定向越野公开赛、昆明东川的泥石流汽车拉力赛也都大大拉动了当地旅游;比赛本身不一定挣钱,但靠旅游消费却可能赢得十几倍的收益。

  饶远也认为休闲体育与文化血脉相连,二者不能任意割裂,应当彼此交融、相辅相成。如云南的少数民族民间体育就充满休闲、观赏趣味,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少数民族文化的基因之一,很多民族民间体育就可以植入城市休闲体育领域,如“上刀山”、“跳竹竿”等等,都市人群在练习和娱乐过程中就能了解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并促成传承。“其实休闲体育的核心仍然是文化,在一种文化的愉悦状态中,城市休闲体育才能让人们获得更多更好的内心感受并从中获益。这也是后奥运时代大众体育最核心的价值观。无论如何,城市休闲体育的未来一定值得期待。”他说。(来源:新华网)

    分享到: